中华文化快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互联网

一个信任科学和正义的世界中失败的替罪羊

2021-07-18 16:52:51中华文化快讯
  5 月 26 日,乔·拜登总统命令美国情报界在 90 天内向他报告 COVID-19 的起源。现在距离最后期限已经过半,该国受到全球舆论和卫生专家的批评,因为它试图用现在正在崩

  5 月 26 日,乔·拜登总统命令美国情报界在 90 天内向他报告 COVID-19 的起源。现在距离最后期限已经过半,该国受到全球舆论和卫生专家的批评,因为它试图用现在正在崩溃的“实验室泄漏”理论来捏造病毒的起源。

  继去年 2 月《柳叶刀》强烈谴责阴谋论之后,在 7 月 5 日发表在医学杂志上的一封信中,来自世界各地的 24 位健康专家再次驳斥了实验室泄漏的观点,因为最近的同行评审研究强烈表明 COVID -19 具有天然来源。信中说:“科学,而不是猜测,对于确定 SARS-Cov-2 如何感染人类至关重要”。

  实验室泄漏理论的倡导者现在被更强烈的科学和理性的声音所淹没。6 月 27 日,《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道援引一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称,“对 Covid-19 起源的 90 天审查可能不会产生明确的解释”,因为“进行审查的间谍机构尚未找到确凿的证据,解决关于病毒是来自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还是从中国病毒学实验室泄漏的争论”。

  这让我想起了毛主席的一句话——“美国有些人太狂妄了。他们在任何地方都是不讲道理的。如果他们有点理性,那是因为他们被迫这样做”。

  政治伎俩不会阻碍对科学溯源的呼吁

  必须遵守科学规律,在追查 COVID-19 的起源时必须进行严格的、基于事实的研究。迄今为止,艾滋病毒/艾滋病和非典的溯源工作仍在进行中。鉴于缺乏对 COVID-19 的了解和研究能力不足,追踪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九十天是不够的,这是肯定的。

  尽管如此,一些人仍然对基于科学的结论视而不见,同时将“实验室泄漏”理论归咎于中国。

  美方炒作实验室泄密论的伎俩被彻底暴露——情报机构先是向媒体提供了一些虚假信息,媒体随后进行了误导性报道,然后一些所谓的“专家”出来了。并助长了阴谋,政客们最终脱颖而出,用政府的观点误导了公众——他们擅长玩这种用谎言掩盖事实、用政治议程抹黑科学的肮脏游戏。

  然后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一些西方科学家,包括美国科学家,以证据为导向、以科学为基础的溯源努力,会受到政治压力、诽谤甚至威胁的破坏。世卫组织负责溯源工作的美国代表、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在公开声称中国是阴谋论的受害者后,遭到白宫和国会的猛烈抨击。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的澳大利亚科学家安德森,在以自己在该研究所的经历驳斥了实验室泄漏理论后,面临着频繁的抹黑和威胁。

  当美国情报界受命承担追查 COVID-19 起源的“艰巨任务”时,自然会让人想起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 (Mike Pompeo) 对中央情报局的自豪感,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一个“欺骗、谎言和偷窃”的组织。更让人记忆犹新的是,另一位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挥舞着臭名昭著的装满洗衣粉的试管,作为伊拉克研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那些时刻现在再次在我们面前若隐若现。难怪人们在新闻报道下留言说中央情报局对科学一无所知,也不尊重科学。我在这里要问的一个简单问题是,谁会认为这种美国式的溯源不是政治操纵游戏?

  “没有实验室泄漏的证据。目前唯一的‘证据’是,武汉恰好有一家病毒研究所”。

  “到目前为止,所有证据都表明 SARS-CoV-2 是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的。”

  “追踪病毒的起源就像一个大型的益智游戏。现在是修补缺失部分的时候了”。

  ……

  科学家们继续站出来说出关于溯源的真相,没有任何政治压力能阻止他们说话。

  必须遵守世卫组织联合考察组得出的权威结论:溯源必须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不应局限于单一地区,而应在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当然包括美国。

  以溯源为借口的替罪羊

  在 7 月 4 日的独立日,白宫此前设定的 70% 的首剂疫苗接种目标不幸没有实现。在田纳西州和其他南部各州,首剂疫苗接种率仅为 50-60% 左右。

  美国未能兑现的承诺远不止这些。到 6 月底,它还没有为世界其他地区提供 8000 万剂疫苗。事实是,仅向 10 个国家和地区提供了不到 2400 万剂。毫不奇怪,居住在泰国的美国人愤怒地质问:“我们的疫苗在哪里?”

  事实本身说得很清楚。

  无论美国如何玩弄政治操纵游戏,事实都不会改变。超过 3000 万美国人感染了这种疾病,超过 60 万美国人失去了生命——这要归功于美国政客对科学的不尊重以及将抗击 COVID-19 的斗争政治化。

  当他们不能继续说“美国状况良好”的谎言时会发生什么?他们告诉美国人“其他地方情况更糟”。一些美国人认为,“没有什么比找替罪羊更替罪羊的游戏了”——他们抹黑中国的疫情控制成果,炒作实验室泄漏理论,谴责世卫组织联合调查组的真实报告。所有这些行动背后只有一个议程,就是将人们的注意力从美国政府在抗击病毒方面的失败转移开。

  在美国修复种族分裂并从 COVID-19 的创伤中恢复过来的时候,玩推卸责任的游戏对这个国家一点好处都没有。

  在 COVID-19 时代,种族歧视、仇恨和贫富差距在美国只会变得更糟,进一步加剧了本已严重的社会分裂问题。6 月份的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现在认为该国“最严重的问题”是“政府”,而不是大流行病。如果您密切关注佛罗里达州倒塌的住宅楼,您会惊讶于救援工作的缓慢程度以及州政府将责任推到别处的技巧,您会发现普通美国人在回应盖洛普民意调查时是诚实的。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查尔斯·M·布洛 (Charles M. Blow) 在一篇文章中表达了他的深切担忧——考虑到美国有超过 3000 万感染病例,并考虑到由大流行、COVID-即使在美国成功遏制大流行之后,19 日仍可能在未来许多年甚至数十年留下“挥之不去的愤怒”。

  偏执和自私无法战胜病毒。美方与其躲在角落里推卸责任,不如坦诚面对错误,调动自己的资源,把资源放在最需要的地方,脚踏实地解决自己的问题。

  玩地缘政治游戏只会危及溯源

  追根溯源,只是掩饰美国打压中国的真实动机。

  然而,在意大利汉学家马西尼看来,美国人已经尝到了挫折的滋味。正如马西尼所指出的,拜登政府试图通过溯源“攻击中国”,并联合其欧洲盟友反对中国。拜登想证明“中国出了问题”,但中国的状态非常好,就像一年前、两年前、三年前甚至十年前一样。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个事实——曾经状况良好的美国现在陷入了困境。

  这一点在七国集团峰会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其“团结”的表面形象背后,是各国谋求自身利益,部分国家不愿效仿美国。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表示,他不相信 COVID-19 病毒是从武汉的中国实验室泄露出来的;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G7不是敌视中国的俱乐部。

  皮尤研究中心 6 月 30 日的一项调查发现,“认为中国应对大流行病的受访者比例急剧增加”。调查显示,这种积极反馈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例如中国在国内成功遏制了疫情,疫苗接种行动迅速,以及参与全球疫苗合作。

  就连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最近也表示,美国在“疫苗外交”竞赛的前半段表现非常糟糕,称其为“现代历史上最糟糕的一次”,并承认这在所有方面都是一场灾难。但他也表示,在下半场比赛中,美国将更加积极主动,特别是加大对东南亚盟友的支持力度,承诺支持的不仅是美国,还有“四国”(即美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日本)。

  “疫苗外交”与“四边形”——美国再次陷入“小圈子政治”范式。COVID-19 大流行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愿景。正如习近平主席指出的那样,“从‘我自己的国家至上’的角度来看,世界是一个拥挤拥挤、竞争不断激烈的地方。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来看,世界是一个广阔而广阔的地方,充满了合作机遇”。

  如果美国继续将其地缘政治野心塞进“疫苗外交”的盒子里,那么下半场的另一场灾难是可以预料的。

  在 COVID-19 仍在全球肆虐的时候,帮助他人也是帮助自己。只有通过科学和理性的视角来理解问题,我们才能早日结束这场战斗,更有效地应对下一次紧急情况。国际社会更强烈的正义呼声表明,在这场真相与谎言、科学与偏见的较量中,将溯源政治化、炒作阴谋论可能会引起注意,但最终不会导致任何结果。

  毕竟,历史是用真相和事实书写的。

本站所有信息来自于网络投稿,如有侵犯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及时修改!